北京麻将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会责任 >

北京麻将:昆特牌飛蜥霜獵艾瑞汀卡組如何搭配巫

日期:12-06   阅读:100   分类:社会责任

昆特牌飛蜥霜獵艾瑞汀卡組如何搭配?相信小夥伴們一定很好奇,下面小編爲大家帶來了巫師之昆特牌艾瑞汀飛蜥霜怪卡組推薦,感興趣的小夥伴趕緊跟著小編一起來看看吧。

卡組構成

卡組分析

這卡組有兩個核心combo,一個是蟾蜍王子—帝國蠍尾獅—怪物巢穴。自從食屍鬼改成能吞我方墓地的銀卡,而且帝國蠍尾獅增強爲13點的時候,一個看似官方欽定的Combo就出現了。我們可以通過蟾蜍王子吞帝國蠍尾獅,怪物巢穴出食屍鬼吞墓地里的蠍尾獅打出極高的爆發。爲啥當初的艾瑞汀誰都能欺負,其中很大一個原因就是艾瑞汀節奏很慢且沒有點數爆發,先手被對方打出一波點數爆發之後就要虧卡去追。而這套Combo賦予了艾瑞汀點數上的支撐。也使艾瑞汀有了終結短小的第三局手段。

當然,我們不一定非要打出這一套比較看臉的Combo,當第一局你的飛蜥卡手的時候,我們也可以通過吃手裡面的單位,將它送入墓地之後再用飛蜥拉出來。

另一個核心combo就是狂獵騎士—愛麗絲—看門人。其實這套Combo早在上個版本就有了,但似乎挺多人不太喜歡,畢竟狂獵騎士乍一眼看上去沒那麼強。但我經過嘗試之後發現,狂獵騎士在與狂獵戰士相比較來說,狂烈騎士是更加貼合愛麗絲體系的,其理由有三:首先,狂獵騎士戰力剛好脫離了嘴套的魔掌;其次,蟾蜍王子吞狂獵騎士點數會比狂獵戰士大一點;最後,開領袖技能打出導航員再拉出狂獵騎士是不小的一個點數爆發,彌補了節奏。當然,狂烈騎士並不是在各方面完全壓制狂獵戰士的,狂獵戰士有著定向的去除能力,這點是狂烈騎士所不具備的。

「九州」是九幽國古老的叫法,這本書這樣命名估計也是爲了掩人耳目。姬天賜翻開冊子,快速的看了幾頁,這冊子開篇竟然像是在寫神話故事。裡面寫到,九州大陸上存在各種「神人」,這些神人們建立了自己的圈子,並修訂了三套律法。這三套律法適用於三種特殊人羣,一種是加入了組織的超凡,一種是在野的超凡,一種是知道超凡組織存在的凡人。

那麼,愛麗絲除了彌補節奏,增強追點能力之外還有什麼別的好處呢?其一,愛麗絲的爆發可以讓先手的艾瑞汀在第一局有下間諜的餘力,這對經常先手的非洲人來說是十分救命的操作。其二,當我們遇到第一小局對方先手空過的情況,第二小局就可以利用這套Combo迅速爆點跑路,讓對方需要花更多的牌去追回點數,譬如先手空過的法術松鼠。

這版本艾瑞汀有潛力的原因,很大程度上歸功於新卡的加入(飛蜥強無敵!)。雖然我這套卡組只帶兩張飛蜥,是因爲我覺得帶3張會略顯卡手。

在這裡我們來比較一下飛蜥和狂獵導航員的優缺點。

首先飛蜥能夠拉銅卡、銀卡、金卡這一方面就完爆導航員,雖然這種情況很少見。並且飛蜥能夠空場拉出單位,只要你墓地裡面有你想要拉的單位,而導航員只能拉狂獵單位,有一定的局限性。但是飛蜥第一局有時候會卡手,並且飛蜥拉單位是取決於你墓地的你要拉的單位的數量,既大多數情況你在這一小局只能拉一次你想要的單位,因爲你只能帶3張銅卡。但是考慮到英雄技能也能拉出導航員,因此我選擇飛蜥。

另一張新卡就是嘴套,我認爲它無疑是新卡裡面的最強金卡,它不僅能夠很好的打斷對方的節奏,還能髒對面一手。在我們的這套艾瑞汀牌組中,嘴套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和霜配合,譬如把對面的魔像守衛先用霜削弱到8點以下然後嘴套再拉過來,美滋滋=w=

我再說一下這套牌另一個很重要的一張牌,那就是蓋爾。這套牌組實際的核心其實是銀卡,而蓋爾能夠很好的提高關鍵銀的上手率,因此摸到蓋爾和摸不到蓋爾的卡組強度會有很大的差別,從玄學角度來說,勸你們對我們的「老藝術家」好一點,合一個閃以示尊敬。

其他的卡就是很常見的艾瑞汀卡組的必帶牌,我就不多做分析了。

最後說一句,希望大家要學會如何根據天梯環境微調卡組,而不是全盤照抄,譬如前幾天我沒帶晴天和約頓,帶的是蘑菇和燒灼,因爲長者和帝國很多,而這幾天金天氣又有擡頭的趨勢,所以我就做了點修改,帶上了破曉。怪物的銀卡質量都非常高,而且這套牌可替換的地方也很多,希望大家能夠根據環境繼續微調卡組,充分發揮你們的構築能力~

對陣細節

要玩好這套牌,首先要練就看到藍硬幣依舊臉不紅心不跳的本領(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玩艾瑞汀的時候能夠做到9連先7連先這種壯舉,艾瑞汀的先手率比其他卡組高出一大截),這套牌由於大點數combo的存在,所以先手勝率並不低。

對陣尼弗迦德帝國:帝國自古以來就是艾瑞汀的食糧,我們能夠通過水鬼和嘴套輕鬆解決對方的鐵衛,並且在大量天氣的壓制下,如果對方沒有凡赫瑪的話是扛不住傷害的。但是注意,我們一定要計算好點數,思考對方是否會扔我們一手間諜,因爲當帝國場上有鐵衛和近衛軍存在的時候,大間諜的點數是非常小的,一定要防備帝國的卡差優勢,說到底,就是我們的點數要儘量比對面高。

其他也沒什麼了,反正優勢對局,難輸o( ̄ヘ ̄o#)

就這樣,三人又聊了一會兒,石崇便藉故離去了。當然了,靳商鈺與凌雲也是沒有再呆下去的意義了。「大哥!這都下午十分了!你看!」「看什麼看啊!咱們今天的收穫還少嗎!當然是回去喝酒了!」「好嘞!」見靳商鈺的心情不錯,那凌雲也是起身向門外走去。

對陣史凱利格羣島:起手優先找嘴套,(如果後面嘴套才來的話,把對面的托達洛克家族盔甲匠給拖過來也是可以的)。第一局先手跑還是不跑需要視手牌而定,手牌好的情況下是可以直接跑路賺一張卡差的~ 如果我們是後手的話,最好第一局把對面的格雷密斯特逼出來,然後看門人挖了,接下來就是開心的爲所欲爲時間了。

另外,注意要優先解決羣島的殘血單位,以防對面盔甲匠治癒。

對陣怪獸:大實話說在前邊,內戰艾瑞汀的話輸贏基本看先後手(這也是我爲何反感先後手不平衡的原因),其次就是看誰有晴天了,霜要等對面下至少2排才解。我們的霜也要省一點用,因爲這套牌算上卡蘭希爾只有4張霜,一旦被晴天解了2排或以上的霜基本就崩盤了。晴天最好第三局用,效果特別明顯。

對陣長者時,如果你是帶蘑菇的那個版本的話,對面如果下孽鬼最好優先嘴套後蘑菇,因爲後面的孽鬼可能大於8,嘴套拐不過來就很難受了。打暗影長者還是很簡單的,水鬼可以拖走對面的蜥蜴人戰士,減少對面的吞噬次數。嘴套最好只給孽鬼,大蜘蛛什麼的可以不用管,因爲如果不針對孽鬼的話,長者的點數就實在太大了。一旦我們絕育了長者的孽鬼,這局就基本拿下了。

對陣北方領域:40北方很難打,因爲輕騎兵剛好克制了愛麗絲,所以第一局我們最好把對面的爆發(泰莫利亞步兵和三個獵魔人)逼出來,還要把對面的輕騎兵逼出來,這樣第三局我們才會好打很多。至於嘴套,拉第一個藍衣鐵衛斥候就好了,以防對面不斷拉出單位buff。

因爲這是一個劣勢對局,所以你被歐洲之力按在地上錘的時候保持好正常心態就好,畢竟這是一個卡牌遊戲,運氣有時候真的是可以左右對局的。

對陣松鼠黨:現在大多數是BUFF流松鼠,他們的缺點在於第一局並不是特別強,我們只要第一局盡力拿下然後第二局逼牌並且保證後手,第三局等到最後再出大點數的牌,如怪物巢穴。這樣就可以使對面BUFF過的多爾•布雷坦納劍術大師無法打滿傷害。

你得對面只有3個大哥,所以每當他打出一個,第三局的競爭力就降一個檔次,所以第二局逼牌的節奏我們也要掌握好,有時候可以直接all in和他第三局比神抽,畢竟我們有飛蜥,銅卡的點數很大,拼神抽的單卡質量基本上是不虧的。

對陣調度或者跳跳松鼠的話,嘴套就留給多爾•布雷坦納射手,第一局儘量往長局拖,前兩局用愛麗絲爆點,第三局再用蟾蜍王子的那套Combo終結比賽。

更多精彩資訊關注維奇網。

Copyright © 2019 北京麻将 版权所有